公告版
本部落格的各地方遊記僅屬個人經驗。 如果你想要轉載桂夫人的文章,或是使用任何照片請務必事前徵求我本人的同意!

 

當法國三十萬人上街遊行護衛「言論自由」的時候,有些人卻覺得前不久法國查理週刊的那幾個編輯和記者被殺是活該,因為他們用漫畫侮辱嘲諷了伊斯蘭教的先知默汗默德,咎由自取。這些人一邊跳出來澄清自己:「我不是查理」,另一邊要大家反省查理週刊的錯誤,要反思言論的自由尺度,檢討言論自由的利弊。

這些人說自己不是查理,自己尊重伊斯蘭教的先知,想要和那些擁護自由言論的「我是查理」們劃清界限,想要證明他們尊重伊斯蘭教,以為自己很瞭解伊斯蘭教所有派別的所有忌諱,以為這樣就可跟查理們畫河為限,自制了防火牆,以為這樣可以躲過恐怖份子的蓄意攻擊。但是,在法國發生恐怖事件的時候,你是不是查理,你是不是伊斯蘭教的愛慕者都沒有什麼用,因為那些恐怖份子在馬路上,或是在市場殺人劫持人質之前,他們不會先問這些法國人的宗教信仰是什麼,他們也不會問你看不看「查理週刊」。他們那兩個暴徒殺不但殺了查理週刊的編輯和記者,他們也殺了完全無辜的警察和行人。另外,同一夥的恐怖份子,他到跟查理週刊毫無關係的猶太人市場殺了四個人質。這個恐怖份子濫殺猶太人和市場上的人質,據稱這是為了伊斯蘭教的聖戰而殺,而不是因為他們跟查理週刊的漫畫有關。

不會畫漫畫的警察被殺,不看查理週刊到市場去買菜的人也被殺,在路上好端端走著的行人也被殺,這不是恐怖份子是什麼?這些恐怖份子打著維護宗教信仰的名義行殺人之實,這跟受害者是不是查理有什麼關係?

法國人之所以會有三十萬人上街頭遊行去維護「言論自由」,不是因為他們認為查理週刊不用檢討他們漫畫嘲諷的方式,而是他們想要維護他們自己國家好不容易得來的言論自由權。即使,有人可以覺得查理的漫畫過於激烈或是過份,但是在法國,沒有人需要因為說錯了話或是立場不同而被殺。你是查理也好,你不是查理也好,法國人想要維護的是全民的言論自由。

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或許覺得查理週刊的某些漫畫侮辱了他們的先知,這些漫畫犯了他們宗教信仰的大忌,所以看了很不舒服。但是,這個查理週刊是法國的老牌週刊,他們這個週刊又不是因為專門為了侮辱伊斯蘭教才開的,他們的週刊早就以嘲諷各個宗教和政治人物為名。天主教教宗也被嘲諷過,法國前總理也被修理過,諸多有名的人全都上了榜,但只有伊斯蘭教的恐怖份子把這些漫畫當真,把這些編輯和記者全列入該殺的名單。查理週刊的記者用漫畫嘲諷了伊斯蘭教,但伊斯蘭教的激烈信徒卻用恐怖暴力應證了漫畫中的嘲諷。

有些人說,我們「不是查理」,我們大家應該要遵守伊斯蘭教的忌諱,不該嘲諷他們的先知,不應該在他們面前吃豬肉,不應該在他們面前提猶太人。確實,人跟人交往,確實要先知道別人的忌諱,但是,這你也應該看看你在誰家講這種話。在泰國,你不可以摸人家的頭,也不能親人家的臉,但是你到了法國,你就沒有權力要求法國人要過得像泰國人一樣。這就像是西方天主教徒到伊斯蘭教的國家一樣,不管你從西方哪個國家來,女人一到沙烏地就請妳包頭包腳否則不要出門,不遵從的人立刻會被抓進大牢裡,不容妳辯解。女人到伊斯蘭教國家還想能大聲疾呼請當地人尊重妳的信仰,尊重妳的人權,那無疑是癡人說夢話。如果外人到伊斯蘭國家必須遵守當地的宗教信仰規定,那麼伊斯蘭教的教徒到了開放的國家也必須尊重當地人所崇尚的自由。在法國,法國人要守的是他們自己法國人的國法和尺度,要怎麼做查理,要不要做查理就是他們法國人的自由,別人拿槍威脅了查理的自由,槍殺了查理,那就是暴力。

有些人解釋說,伊斯蘭教的信徒會走激烈路線那是因為他們是弱勢,無法正面跟強大的基督徒和天主教徒對抗,所以只好走恐怖路線。但是,宗教信仰和恐怖組織是兩回事,大家不必混著談。就像是前一陣子一個恐怖組織因為命令要遵守伊斯蘭教的教規不准女孩子上學,所以他們到學校裡掠持了所有的女學生把她們當作是性奴一樣賣掉,或是送給聖戰者當獎品。在伊斯蘭教的教條裡有這麼一條不准女人上學的教規嗎?普通的伊斯蘭教信徒真的會讚美這些持著可蘭經綁架女信徒當性奴賣的人是「最虔誠」的信徒嗎?另外,最新一集的查理週刊又刊出了流著眼淚的默罕默德,因為他們覺得默罕默德選擇了愛與原諒,但有些人卻有說這也是侮辱了先知的形象。信徒全都用一本可蘭經來信神,但是銓釋出來的結果卻有如此大的差異。誰解釋的可蘭經才是對的?為什麼依斯蘭教溫和的信徒自己也無法管束激烈的暴力恐怖份子?伊斯蘭教的信徒在生氣的同時,是否也可以花點時間檢討一下自己明明溫和有意義的信仰為什麼被這麼多恐怖份子濫用了。

在法國人民上街頭遊行抗議恐怖份子要護衛自己國家人民的言論自由之際,伊斯蘭教的某些地方人民也在大肆的抵抗法國的言論自由,專對其先知形象被侮辱這事要求法國這個國家要替查理週刊跟世界上所有的回教徒道歉。伊斯蘭教和西方就像是水火不容一般,各說各話,彼此都在不同的層次裡說不同的話。西方人講究的是現代的人權和自由,宗教信仰已經被他們放在其次,而激烈的伊斯蘭教徒要的是人類拋棄文明的發展回歸到神權社會,兩方的文化層面根本兜不攏。最難的是,那些生活在西方自由世界向來溫和有禮的伊斯蘭教徒,他們不但要同時受到恐怖份子的威脅,他們還要面對自己同胞因為恐怖份子而對他們本身所產生的敵意和排拒,可說是兩邊為難。可是,解鈴還需繫鈴人,伊斯蘭教如果放任恐怖份子到處殘殺無辜導致西方人對伊斯蘭教的有所誤解和排斥,這個問題不能直接丟給西方人要西方社會不顧前嫌努力全面的去接受伊斯蘭教,而自己不做任何一點努力。

 另外,就在法國的恐怖事件發生之前,德國的某些電視台還在多方討論德國人該如何理解依斯蘭教,因為德國在這幾年來,因為伊斯蘭教國家的諸多戰亂有越來越多伊斯蘭教的難民和移民湧入,而這些難民因為想要逃脫伊斯蘭恐怖份子的壓迫逃到了德國之後,他們卻明顯的沒有融入德國的社會。這些伊斯蘭教的女人還是全臉裹著黑紗,全身包在黑袍裡,誰也認不出她們到底是誰;他們參加德國人的活動卻要求一定不能有豬肉香腸;他們的小孩上學上課上到一半,說是要出去禱告;他們到餐廳吃飯也要有特別的隔離區用餐(這樣女人的臉才不會被人看見);德國的國定假日最好也加上伊斯蘭教的宗教節日。很多德國人都能理解,也試著去理解這些伊斯蘭教信徒的想法和作法,但是當這些人不能入鄉隨俗,反而喧賓奪主要求德國人和德國社會來配合他們信仰需求的時候,這也引起了一些德國人的反感。近來,原本已經有不少的德國人聚集在法蘭克福和德樂斯登進行反伊斯蘭教的遊行。上個星期那些德國意異者原本要舉行一場遊行的,但卻因為有恐怖份子威脅,說他們要放置炸彈炸死這些遊行者。基於安全考量,這個大型的遊行被取消了。但是,這種威脅可能造成更多的德國人對於伊斯蘭教的恐怖份子感到更不滿與反感。

對於恐怖份子來說,要恐怖份子不亂,不搞恐怖活動的話,西方人只有兩種選擇:一,選擇伊斯蘭教取代基督教跟天主教,讓西方文明回溯到中古時期。二,順從他們的旨意,服從他們的領導,把猶太人趕出耶路撒冷。如果西方人做不到這兩點的話,那就離恐怖份子的世界和平境界太遙遠,無論做什麼都無法讓他們滿足。對於這種恐怖份子來說,只要他們能夠建立依斯蘭教的理想國,他們在西方國家製造恐怖活動都理直氣壯,他們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也不需要太多的解釋,一切標準都由他們自己定,只要搞得西方人人心惶惶,每天要提心吊膽過日子,他們目的就達到了。他們可以在馬拉松比賽放炸彈,在咖啡店裡槍奪人命,到社區市場去劫持人質。這時,即使你大聲的疾呼「我不是查理」喊饒命也沒什麼用。

當不少的亞洲人幸災樂禍的看著法國人被恐怖屠殺,很風涼的要法國人說話要有口德的時候,兩個日本人也很不幸被伊斯蘭教的恐怖份子劫持作人質,並且要求日本政府要給贖金兩億,錢不給就直接砍人質的頭。由這件事情看來,即使說話小心,行事謹慎的日本人也被恐怖份子盯上,可見亞洲人也不用幸災樂禍得太早,以為自己處在安全地帶沒有性命危急的隱憂。日本沒有查理週刊,日本人都也都不是查理,但這也難逃恐怖份子的毒手。

今天,就算你自認聰明說你不認同查理,要恐怖份子饒了你,放你一馬。明天,就算你「不是查理」,隨便說個話,恐怖份子照樣找得到理由來殺你。如果你不在一個可以保護言論自由,保護個人人身安全的國家讓法律保護你,你是不是查理,老實說,這一點都沒有差別。

簡單的說,法國那些三十萬護著查理的人,其實他們守護的不是查理的漫畫,而是查理的精神。查理週刊的漫畫或許玩笑過了頭,或許法式的幽默應該收斂,但是法國人堅持查理週刊有權說他想說的話而不用受到生命的威脅。今天,也正因為法國人有心維護查理的言論自由,堅守威武不能屈的精神,所以那些「我不是查理」的人才可以這樣自由的說出「我不是查理」而不受任何武力的恐嚇。與其要在恐怖份子面前大力聲明自己不是查理,到不如真實的捍衛自己國民言論自由,這才是真道理。

 

 

 

 

創作者介紹

閒閒 桂夫人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Kara
  • 寫的好,借分享,謝謝您。
  • Irene
  • 板主 不能同意你更多了~~
    穆斯林自己本身有兩套標準,別人去他們的世界,必須遵從他們的律條,
    他們移民到歐洲, 也還是要求別人尊從他們的律條, 完全沒有入鄉隨俗,
    還美其名說, 這叫尊重宗教自由, 說到底, 就是別人應該尊重他們,自己
    則不需要尊重別人, 也就是你的是我的 我的還是我的.
    在法國有人針對是否言論自由過了頭,而提出了反省,反省是高度文明的
    的表象, 包容力也是, 越高度的文明越有包容力, 越有反省的精神,
    也因為如此 ,文化才會進步; 反觀 另一個文化, 我從不曾聽說他們反省過,
    不但沒有, 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自己永遠是對的,連殺人都是正當的,
    這樣的文化, 久了 就變成封閉保守頑固偏執,歐洲一再的包容他們,
    卻換來這樣的結果, 難怪反伊斯蘭的氛圍會形成...

  • ㄏ
  • 美國空襲isis死了六千人大家看不到 法國死了12人全世界哀哀叫
    這才是雙重標準
  • 世人對宗教的尊重和不平等的同情應該是發自內心而來,用槍用暴力強迫一定得不到別人的敬重。

    yoyovilla 於 2015/01/26 17:50 回覆

  • 古惑狼
  • 穆斯林口中的"尊重"是完完全全的雙重標準,反之如有其他民族的人搬到伊斯蘭國家去開了家豬肉燒烤店,這些穆斯林絕對不可能做到他們口中的"尊重"不去干涉。伊斯蘭教國家譴責攻擊西方對他們的先知不敬: 他們在自己的國家如何奴役異教徒和異議人士?

    女權也是一樣的問題,信徒們口口聲聲說伊斯蘭教比基督教要更加尊重女權,那為何男人可娶四個老婆?而女人只要"疑似"有出軌的行為就該被亂石打死?女人被男人強姦,如強姦案要定罪,必須要有至少四位目擊證人才能起訴,不然縱然她的下體留有男人的體毛或精液,也不一定能證明她被性侵害,她反而會因此吃上通姦的官司而被判處重刑。

    女權份子一天到晚被激進教徒騷擾,天天都會接到恐嚇電話說要殺死她們,在這些國家中,婦女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2005馬國通過伊斯蘭家庭法,放寬男性穆斯林可迎娶多名女性,且不須再提出足堪婚後公平對待每位妻子的財力證明,男性離婚後可剝奪前妻的財產權,女性如主動提出離婚必須放棄男方財產繼承權 ,可說是完完全全的雙重標準。

    即使歐美國家也有各自的問題,但是她們的婦女可以開車上街,可以反抗殺死強姦犯卻不怕被絞死,可以跟自己喜歡的人結婚而不會被自己的親兄弟以名譽最殺死,可以自由的選擇要不要去信伊斯蘭教,而不需要基督教教會法庭審判。

    同時,伊斯蘭國家販賣少女的情況在國際人權紀錄上也是赫赫有名,伊朗的人口販子還把未成年少女賣到波斯灣的伊斯蘭國家的有錢人讓她們當作性奴隸(看看最近ISIS做的事就知道),可見在道德上穆斯林並沒高過於其他國家。激進教徒更是認為,無論是否信教,只要是沒戴頭巾的女人都是妓女,都應該被強姦。
  • 訪客
  • 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都有慈善團體
    伊斯蘭教....好像沒聽過有什麼善心團體或活動,看到的新聞只有2種...有錢就買武器或者殺人.奸淫婦女
  • 世博
  • 桂夫人您好
    您是台灣優秀人才,除了幫助大家細膩的思考,也希望支持思想的創新,讓台灣更美好。
    在這時代,台灣這塊土地上,如此光明的豐饒,讓我覺得擁有的自豪,看到過去思考未來,政治互動的成果,決定與影響我們未來的生活,然而綜觀世界高人氣民選總統,普遍在民調低落中結束,台灣黑暗角落不是選出明星總統能解決,我們需要創新思想才能讓我們擁抱幸福,希望大家能踴躍散播這篇文章,讓小英知道改變源自於前瞻勇氣,創新思想才能讓台灣的光熱持續照耀這一切。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華民國接管台灣,新政權所為引發白色恐怖,台灣走向極權統治方向,內憂外患中巧遇韓戰爆發,牽引美國進入台灣海峽,緩解滅頂局勢,國家得到穩定沉澱的契機,國際強權利益的競爭延燒至意識形態,共產主義與自由經濟願景的叫陣,世界競湊成冷戰兩大集團,台灣投向民主自由懷抱,向歐美日看齊,調整政治經濟的準線,接受美援培育到自力成長,台灣快速起身就位,激勵許多開發中國家,而有台灣奇蹟稱譽。越過高速成長的浪頭,低廉工資用馨,環保意識抗爭,工業化空缺填滿,國際資本重拳,政黨惡鬥內耗,社會貪婪躁動,引發各種不適症狀暈眩台灣前進方向。
    台灣前進軌道,交會崛起的中國,虎伴挾其龐大勢力,老政治意識與巨文化慣性,操弄經濟市場、外交舞台、政治手段、武力威嚇,妄想猙獰掌控台灣,台灣曾在強權競逐中陷入黑暗,先輩奮力擺脫殖民束縛,脆弱中攀向民主自由,這珍貴果實,值得我們挺身奮鬥維護,面對來勢洶洶的進逼,唯有更高超思想與前瞻勇氣,才能贏得我們的未來,維護人類價值在這塊土地上蔓延與茁壯,一個美好生活的台灣。
    台灣政黨輪替已常態化,這幾任民選總統,都是社會中以其優異學習成績,卓越的社會發展歷程,成功的政治競爭與協商,出類拔萃而成為總統候選人,他們提出改善台灣現況的願景,所為被放大檢視,人民極高的期盼下被拱為台灣駕駛長,是最頂尖優秀的台灣人,但面對整個軌道系統,選舉制度的巨額開銷,政治獻金多寡左右候選人的潛意識,政黨、行政、立法的相衝突,黨的利益發展凌駕國家人民,政府膨脹僵化與人民對立,充填泊來品的海島文化,這社會軌道的慣性力量,框限總統轉向的力道,施政無法邁步,從萬民擁戴上任,到同聲唾罵下台,又一政治明星的宿命循環。台灣問題不只是更換駕駛長而已,是整個社會系統問題,由人類題構成,人類問題需要思想指引,唯有思想創新才能徹底解決台灣問題。
    背誦中華文化,踏著歐美日足跡,學習仿效與改造,思想上台灣還不是自己,思考台灣與人類問題,當前兩大思想主流,是先哲觀察早期工業化社會運作,以分配意識建構人類互動理論,提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由市場看不見的手調整,或被政治極權統一分配,都是遙遠的指引,照不亮前方路況,使人類不斷誤入泥沼,新一波智機人普及化的將來,我們需要新思想系統,才能跨出過去的困境。
    世博論的時態制,以人與時間為主軸,人與萬物自共存為預設,是人類思想創新方向,時態制的互動模式,將看不見的手規律化,將分配交由時間週期,透過時態制的互動安排,才能讓人生活得充實,心有目標前進,關鍵時序與自共存思想,世博論一書是傾盡畢生心血,讓人類體悟自存在的意義與獻身的目標,建構新的思想體系,期盼以此改造社會、改變全世界,是台灣意識、思想、文化的新起點。
    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緣,這塊豐饒寶島台灣,先人奮鬥的餘蔭,讓我們成長茁壯,孕育出那麼多優秀人才,在世界各國奉獻所學,他們的付出讓世界更美好,我們很幸運在此相會,面對新一波的挑戰,需要各處英雄挺身,需要國家舵手的前瞻勇氣,需要世博論的配合,承先輩的勇氣與信念,超越世界格局的行動先鋒,擘劃人類和諧互動的新藍圖,我們能帶領人類跨出舊時代,開創台灣與人類光明大道,讓世界迎向美好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