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在這個周末出了一個最勁爆的新聞,那就是土耳其裔的國家足球隊隊員厄齊爾在他的推特用英文向德國人宣布他將退出德國國家足球隊,而他退出的主要原因是他在先前五月的時候跟那個早已經多次挑釁全德國國民的土耳其獨裁總統合照了一張照片,而這張照片被土耳其總統用來做為他六月土耳其境內總統大選的宣傳照之一。 很多德國粉絲對厄齊爾的這個跟土耳其總統合照的舉動非常不滿意,質疑他為年輕人做表率擁護土耳其總統艾爾段的一人獨裁專制政體,加上厄齊爾在這次世足比賽時的欠佳表現更讓德國足球粉絲大失所望,指責和批評的聲浪更是不斷。在德國世足慘敗之後,厄齊爾 Özil 出門度假沉默了好一段時間之後,昨天終於在推特用英文給德國民眾寫了一封長長的信,先是解釋他先前跟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合照是非政治性的活動,那是他自己的人身自由,別人管不著,再來就是抱怨德國的足球迷和贊助商對他不尊重,說是球迷指責他,贊助商取消跟他的廣告合作,諸多事端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所以他決定退出德國國家足球隊,不再效忠德國。這個消息一出,德國民眾一片譁然,不敢相信這個曾經是德國一路栽培,還最受德國民眾喜愛的土耳其裔足球明星,現在變成是反咬德國人一口的背叛者。

很多德國民眾對於厄齊爾的聲明不滿的第一個原因是厄齊爾如果要退出德國國家足球隊,那應該是他和德國國家隊和德國球迷之間的事情,應該是用德語發表聲明來告知德國球迷,但是厄齊爾竟然是選擇了用英文來發表。厄齊爾用英文聲明,這就是表示厄齊爾想要跟全世界的球迷告德國的狀,他想要跟全世界的人說明他厄齊爾在德國是受了多少的委屈,希望全世界的球迷都能為他在欺負他的德國人面前討回公道。光是用英文在全世界人的面前辭職的這個行為看來,厄齊爾的手段是夠奸詐的了。光憑這一點,德國民眾就會覺得他厄齊爾退出代表德國的德國國家足球代表隊是正確的一件事,因為他根本就沒把自己當成是德國人看待。

再來,厄齊爾一直強調自己只是一個足球員,不是一個政治人物,所以他跟他祖國的總統照相不是一件什麼大事,德國人不應該大驚小怪,指責他的政治選項。厄齊爾的這個解釋,很多德國人都一笑置之,根本不相信厄齊爾的解釋,而且厄齊爾地解釋還有越描越黑的嫌疑。厄齊爾身為德國國家足球隊的隊員多年,他根本不可能嫩到連自己有廣告效應的影響力都不清楚,更何況當時土耳其的總統想盡辦法要到德國來政治宣傳搶選票也是每個德國人都知道的事情,德國每天的都有報導相關的消息,而厄齊爾現在卻推說他對艾爾段的政治宣傳目的都不清楚,這種睜眼說瞎話的藉口誰會相信? 土耳其的總統艾爾段在過去的一年內多次挑釁德國人和德國政府,不但口不擇言,還公開挑釁,他的諸多言行常常惹起德國人對他的公憤,這是不爭的事實。例如,他不但公開慫恿土裔德國人不要融入德國社會習俗,而且還要住在德國的土耳其人多生小孩,用人口的優勢來讓德國變成土耳其的一部分。艾爾段他還威脅德國,如果德國不識相的話,他就要開放國界把所有的敘利亞難民全部送到德國境內讓德國人來頭痛,他還甚至蓄意讓有高教育水準的敘利亞難民不准進入德國,故意只開放目不識丁的文盲難民進入德國。不僅如此,他還甚至還公開表示過,德國總理梅克爾是土耳其的敵人。艾爾段不僅在言語上挑釁威脅德國,他還甚至把德國的記者無理由的監禁關在牢裡當成人質一般,故意跟德國政府對著幹。當土耳其的總統這樣公開沒有忌諱的把德國視為敵人,很多的德國人都因此都不再去土耳其度假,不想跟土耳其有任何瓜葛的時候,那麼厄齊爾在這種節骨眼去和與德國為敵的土耳其總統合照示好,這樣的照片到底釋放出什麼訊息? 德國民眾會樂見這樣的白眼狼國腳替德國效力嗎? 

雖說厄齊爾聲明說他與土耳其總統會面就是他與祖國的最高政治人物會面,這是他愛土耳其祖國的一種表現,這是他自己的私人自由,德國人沒有權利對他的自由說三道四。但我覺得厄齊爾這樣的說法是非常牽強的。如果他是一般老百姓,沒名沒份,不是足球明星,不是代表德國的德國國家隊的隊員,也沒有替產品作廣告代言人的話,那麼他今天要去哪裡要跟誰會面都是他自己的事情,誰都沒有閒情逸致去管他要幹嘛。但是他今天是德國國家足球隊的資深隊員,光是推特就有兩千三百萬的粉絲,還替很多產品作廣告大賺其錢,有這樣一個德國國腳的形象加上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他卻說他與土耳其總統的會面和照片沒有任何政治宣傳目的,沒有選邊站的嫌疑。這樣的荒誕的解釋,誰會買他的帳? 如果厄齊爾想要維持他自己的土耳其愛國情操,樂當一個熱愛祖國文化的土耳其人,不在乎德國多數民眾對艾爾段的公憤,那麼在這個同時,他就沒有資格覺得多數德國人對他不能諒解的輿論是錯的,因為他的種種行為只能證明他是掩耳盜鈴。

厄齊爾他還在他的英文聲明中控訴德國人對他的種族背景不尊重。事實上,當五月份厄齊爾跟京多安跟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合照引起德國球迷不滿的時候,德國總理梅克爾和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甚至都出來公開為厄齊爾滅火,希望能夠平息德國球迷新中的怒火。厄齊爾自己種的因,照理說是要自己收那個果,但是很多德國人卻還都出面為他背書,極力想要把這件事化減為零,可惜厄齊爾卻還不知感激。在厄齊爾的聲明說,當德國隊贏球的時候,大家都說他是德國人,但是德國隊輸球的時候,德國人就說他只是一個土耳其移民,沒人把他當成是德國人。可是厄齊爾在聲明裡也說,他的心一分為二,一個是給德國,一個是給土耳其。這是厄齊爾公開表示他對他土耳其祖國有深厚而不可抹滅的民族認同存在,這也就是說他承認他雖然是拿德國護照,但他心裡他還是一個土耳其人而不是德國人。他一方面他想要保有他是土耳其人的自傲,但他在同時卻不允許德國球迷質疑他對德國國家隊的忠誠度。厄齊爾指責德國球迷種族歧視他是一個土耳其移民的時候,他的依據事實上是非常薄弱的。多年來德國政府把這些土耳其裔的年輕人一視同仁當成是德國國民來培訓他們,讓他們有機會成為資優的足球明星的時候,他們最後卻說德國虧待他們。厄齊爾的這種說法是有失公平的,如果德國真是有種族歧視的話,那麼這些土耳其裔的年輕人應該是沒有機會跟純德國人拚取培訓機會的,因為種族歧視的作法就是讓德國血統的德國人一切優先,土耳其人根本沒有參加足球集訓班的機會。德國一路造就了厄齊爾,而厄齊爾今天沒有提及德國培育他多年,他卻一口咬定德國人對他不好,不尊重他是一個土耳其人。德國球迷對厄齊爾失望,起因就是針對厄齊爾和艾爾段的合照事件造成他在球迷心中有了偏頗的政治立場,球迷只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或者是道歉,可惜厄齊爾不但不能就事論事的解決問題,還卻把整件事情的結果嫁禍給德國球迷,怪德國國內的球迷有嚴重的種族歧視,讓他因為這些德國社會存在的種族歧視現象而遭到迫害。厄齊爾這樣向國際發表這樣的聲明,這樣做是不是有失厚道? 他這樣把話說絕,他怎麼對得起這麼多年來一直支持熱愛他,把他捧成為足球明星的德國球迷呢?

厄齊爾這樣無預警的單方譴責德國足協和德國球迷,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厚道的一種做法。厄齊爾不斷的把這件事無限上崗為德國民族主義作祟的結果,但是我卻認為這整件事情最大的贏家就是土耳其的總統艾爾段,他設計讓厄齊爾去跟他會面,然後還把他和厄齊爾合照的照片變成他競選總統的宣傳照之一,把他跟厄齊爾的會面變成是他競選的宣傳手段,因此簡單的說,整個這個合照的事件就是艾爾段精心設計的手段,他也知道這樣做一定會毀了厄齊爾的前途,但是他根本不在乎別人的生死,他只在乎他自己的總統大權和競選。今天土耳其政府還甚至公開放話稱讚厄齊爾退出德國國家足球隊是一件對的選擇,這種見縫插針的行為,不但是貓哭耗子假慈悲,他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趁機往德國和土耳其裔人之間的裂縫火上加油,挑起德國人和土耳其裔人的對立關係,搞壞德國社會的種族和諧。如果說厄齊爾對於艾爾段的這個政治手段就算是厄齊爾不夠聰明無法理會,但他的經理幕僚人員一定都會分析給他聽這整個被設計的過程和手段。厄齊爾今天不但沒有後悔被利用,他還用英文公開批評指責德國球迷的激烈反應。他這樣的行為恰好就是證明德國人對他的評價是沒有錯誤的。

經過這樣的一個足球明星的風波,讓德國整個社會莫名其妙地在國際上被厄齊爾的球迷指責為不人道的國家,讓整個德國背負了莫須有的黑鍋。厄齊爾在他的英文的發言裡,他提及到德國人對他的土耳其裔的背景不尊重,德國人對境內的土耳其人有種族歧視。厄齊爾不反省他自己這次踢球的表現,但他卻狡猾的把他在足球場上表現不佳的原因,一下子把鋒頭轉向種族主義,把別人對他在足球場上踢球不佳的批評一下子變成是針對他的土耳其背景的惡意中傷,轉移了所有人的評論焦點。厄齊爾的意思就是說他要控訴德國人種族歧視他,說他在德國沒有受到德國社會公平的禮遇。事實上,土耳其人是德國境內人數最多的少數民族。在幾十年前,他們那些土耳其人在自己家鄉找不到工作,為了求生存只好千里迢迢到西歐尋求工作機會。他們這些移民到了西歐落腳,德國和法國的政府原本以為他們退休之後都會回到自己的家鄉,沒想到他們各個寧可老死異鄉也不想回去他們自己的國家,覺得歐洲的生活和社會福利條件太好的,就算自己回家鄉找個全職工作也無法跟德國的失業救濟金比,因此他們抱怨歸抱怨,但是他們根本不想放棄德國這麼好的生活條件。如果這些回教徒一心想要融入德國社會做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也就算了,可惜這些伊斯蘭教的移民幾乎個個都堅持自己原有的信仰和生活習慣,把德國都當成自己的家鄉一樣隨便。他們這些土耳其人堅持不吃豬肉,連在市場看到人家賣豬肉都要作噁,他們也堅持自己的女兒要戴頭巾出門,堅持自己的女兒不能在學校裡穿泳衣上游泳課,堅持他們的女兒可以在小小的年齡就童婚嫁給老男人。當然,他們也堅持自己隨意停車的習慣,也堅持他們可以亂停在殘障人士的保留車位,他們也堅持他們可以隨地亂丟紙屑的習慣。他們這些移民在德國的生活真是太隨意了,但是他們卻常常抱怨他們在德國是二等公民,不被德國人尊重。他們自己不想上進卻又不斷地抱怨德國政府對他們照顧不週,抱怨他們得不到德國人的平等尊重。在我看來,他們這些移民會被人輕視就是因為他們自己不上進,他們連基本的公民道德都辦不到,卻有嘴說他們得不到他人的認可。不管在哪一個國家,哪一個社會,哪一種文化背景,只要一個會隨意亂丟垃圾,不工作,不上學,好吃懶做只領社會福利金過日子的人,就會理所當然的被社會上其他的階層瞧不起。就我在德國生活這麼多年,我認識這麼多的土耳其人家庭之中,只有一家人有工作養活自己的家庭,其他的土耳其第二代,第三代全都是在家領社會福利金過日子,有的土耳其人因為窩在土耳其人的生活範圍,一輩子都還不用學說德語。這就是說,他們這些土耳其自己的祖父第一代移民到德國來真工作,但是多年之後,他們子孫卻靠著德國政府養他們全家,他們不但待在德國自行成一些小團體不回土耳其,還想盡辦法接他們的親朋好友都到德國來討生活,有的還非法在土耳其領養小孩蓄意騙取德國政府的小孩津貼。他們這些人非但佔盡了德國政府的便宜,他們甚至還要德國立法讓他們這些土耳其人都可以領雙重護照,讓他們可以自由自在的選邊站。

在很多人眼裡,土耳其移民是佔了便宜還賣乖,但是這樣的土耳其人卻還覺得德國政府對他們不夠優惠,他們還要德國人配合他們宗教上的要求,要建清真寺,要人人都不吃豬肉。德國學校為了配合這些伊斯蘭教的移民,甚至都不敢在學校裡提供德國的傳統豬肉香腸和豬肉食品,白白犧牲自己德國人的飲食習慣來配合這些異教徒的需求。這樣的種種退讓,回教徒還想要得寸進尺,想要要求他們回教徒星期五不用上班,餐廳要提供清真食品和餐具。像這樣霸道反客為主喧賓奪主的回教徒,德國人還需要退讓多少來配合他們? 這些回教徒有這麼多跟別人不一樣的生活要求,每每都要要求別人配合,我覺得他們倒不如回自己家鄉去,愛怎麼著就怎麼著,這樣不是很自在嗎? 因此,我認為現在厄齊爾利用這個機會把德國人在全世界人的面前教訓了一頓,說他們德國人就是有種族意識不尊重他們土耳其人的文化背景,這種信口捻來的說詞不但不會給自己加分,反而是討打。美國過世的黑人精神領袖馬丁路德曾說過,你要讓人看得起你,你就要先成為一個可以讓人看得起你的人。土耳其裔的德國人不需要再到處抱怨,這種老套很多德國人都已經聽夠了。就像是厄齊爾自己說的那句話: enough is enough.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yovilla 的頭像
yoyovilla

閒閒 桂夫人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