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商陳光標帶著 鉅款趁過春節之前到台灣發紅包救濟貧苦的人,讓生活困苦的人有機會過一個好年。這件事情,對於很多人,尤其是生活清苦,過年沒著落的台灣貧窮人士來說應該 是一件好事。可是這麼一件用意良好,作法簡單的事情卻被某些台灣同胞過份的解讀,覺得陳光標到台灣來發錢不但是對台灣人民的一種侮辱,而且他發大紅包的作 法也是過份高調,完全是為自己作秀沽名釣譽的一種手段。某些激烈的台灣人甚至叫陳光標帶著他的臭錢滾回中國去。陳光標以他的方式救濟貧苦的人,他這麼做到 底是招誰惹誰,做點好事還需要還必須被那些台灣意識過於強烈的人罵到臭頭嗎?

 

根據媒體的報導,陳光標在中國大陸就是一個有名的慈善家,常常依中國傳統的濟貧方式,像是在村子裡擺餐施粥,或是擺個錢牆,直接發現金給貧民。不管他的方式如何,他在中國就 是一個首屈一指的慈善家。捐錢,就是他第一。今年,陳光標或許是突發異想,突然把發錢濟貧的地點定在台灣。在陳光標到台灣之前,很多貧困的台灣人都感到很 興奮,覺得這是生活的一線生機,日夜盼望他能趕快來。但是,同時卻有很多台灣人對於陳光標非常不齒,覺得這是中國對台灣統戰的開始,有的台灣人又覺得陳光標發錢的方是太過於高調,擺明了為善想要人知,非常爆發富的型態,覺得他非常沒水準,直接侮辱了台灣貧苦的人。更有些台灣人覺得陳光標根本不需要到台灣來濟貧,因為台灣根本沒有會餓死的窮人,所以台灣人完全不需要陳光標的救濟。

 

在台灣反對陳光標帶 錢來台灣發放窮民的人有很多,他們的聲音也很大。但是,不管大家反對的理由是什麼,這些反對的人都是有房,有車,有薪水,有積蓄的有錢人。因為他們從來沒 有經驗三餐不繼的痛苦,不瞭解沒錢給小孩買新衣的苦處,不明白錢包裡常常只有幾百元的窘境,所以他們才會說陳光標耍高調,玩弄貧苦人的自尊,甚至請他不要 到台灣來玩這種耍有錢的遊戲。請問那些自以為很為窮人自尊著想的人:一個口袋空空,小孩在家挨餓,常常必須向親友借錢過日子的貧苦人家,誰曾經考慮過他們 的自尊問題?只要小孩能夠有飯吃,能夠有一兩個星期不必為錢煩惱,很多人就會因此感到非常快樂。陳光標到處發錢的濟貧分式或許對很多台灣人很異類,但是對 於那些貧苦的人來說,陳光標就像是一個聖誕老公公一樣,把希望直接散放給窮人,讓他們能夠直接得到幫助,暫時抒解他們的困難和壓力而得到莫大的生機和能量,進而對人生再次充滿希望。台灣這些反對陳光標的人,怎麼可以因為自己不需要人家救濟,就千方百計去反對人家救濟窮人的方式,強行剝奪窮苦人家被救助的機會呢?

 

中國有錢人對於慈善 事業通常都不是很熱衷的,與其要捐錢,他們更樂於累積他們的財富。很多台灣人故意把陳光標與台灣的慈濟來比較,說什麼台灣的慈濟就貧的行動比起陳光標用現 金發放更有計畫,也更為精緻。這種比較,在我看來,簡直是荒謬到讓我說不出話來的地步。慈濟,是一個有組織的慈善機構,他們每個月都跟所謂的會員跟非會員收善款,而他們跟大家收善款的目的就是他們想要做慈善事業。慈濟,在國際上救濟災民不是用他們廟宇的所得,而是用世界各地會員每個月所累積的捐款所做出的慈善事業灣,更何況慈濟所到之處也到都到處掛著慈濟的大招牌,也很有宣染作秀的風格。陳光標,他可不是到處跟人募款之後才到台灣來發錢的。陳光標又不是什麼募款機構對所募之款有什麼責任和義務。錢,是他自己辛苦賺的,他憑什麼不能用他想用的分式來幫助窮人?台灣愛管閒事的人是不是管太多了?

 

即使很多台灣人說陳 光標是為了出名擺闊,所以才這樣到處拿現金炫耀救濟貧窮人家。其實,會說這種話的人也是因為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因為現在有錢的企業家不用拿現今發錢 就可以因為錢多而舉世聞名,但是不管他們多有名,多有錢,他們就是沒這種氣魄可以把口袋裡的錢掏出來給窮人花。中國也有很多有錢但是摳到不行的企業家,他們照樣也是一代偉人, 他們的名字時常上報,很多人看到他們也都會自動磕頭,我們台灣人有什麼本事向這些中國有錢人說三到四?就算是台灣島下陷,他們眼皮也不用眨一下,因為台灣干他們啥事?就算沒有台灣,對他們的事業和賺錢也沒有影響。我們台灣人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

 

很多台灣人又說,台灣沒有會餓死的窮人,所以台灣根本不需要陳光標的救濟。會說這種話的台灣人對於台灣就是太樂觀,太自以為是,完全不知天下疾苦。以前,我在美國的時候,曾 經在學校裡認識一個日本太太。我們認識蠻久之後,偶爾她提到她在幾年前認養了一個台灣貧困的原住民小女生,她每個月都會固定付一筆養育的費用。當我聽到這 件事晴之後,我覺得我心裡的民族自尊大受打擊,完全不明白我們台灣人憑什麼要接受外國人的救濟。我們台灣不是很有錢,而且還有一度是錢可以淹腳的地步?當時年輕的我,即使自己沒有受到援助,但是就是以為自己吃飽了,其他同胞就一定有飯吃,想法非常幼稚。因此,我們台灣人竟然還要日本,美國人來認養窮苦小孩,在我當時的心裡覺得自己的民族自尊很受損,在這個日本同學的面前抬不起頭來。其實,那個國家沒有窮人?不要說是台灣窮人多,連大家認為最富有的美國也到處都有窮人流浪漢。如果今天陳光標如果要到美國去發錢,相信也會有一大堆的美國人會排隊請求救濟,他們才不會管發錢的人是陳光標還是比爾蓋資。


但是,我想我當時的感受或是就是現在很多台灣人對於陳光標的感覺,覺得陳光標到台灣來發錢就是直接侮辱了台灣的形象,因為很多台灣人都自我感覺良好,覺得中國大陸比台灣窮多了,憑什麼一個中國人要到台灣來耍有錢?應該是我們台灣人到中國去灑錢吧!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不能代替貧苦的人發聲,要不要接受陳光標的救濟,是他們的選擇,我們台灣任何一個經濟無憂的人都無權替窮苦的人出面拒絕人家的好意,砍斷貧苦人家的一線財路。我們台灣人沒有盡力照顧到沒錢沒勢的弱勢團體就應該自我反省了,憑什麼還要找一大堆理由斷這些貧苦人的一線希望和生路?而且,從陳光標所到之處到處都有人想要跟他陳情領取紅包的熱烈情況看來, 台灣需要現今過個好年的人還真的是很多啊!

 

因為台灣批評陳光標的聲浪很大,罵的話也很難聽,所以拿錢出來要幫助台灣貧苦人家的陳光標還還委婉的向台灣人說明他就是一個喜歡幫助別人,幫了別人不說就會覺得很憋,是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人,請台灣人多多諒解。一個拿錢出來想要幫助別人的中國人,到了台灣竟然還要這樣委曲求全,受氣不說還要低聲下氣,可見台灣人眼光狹小的氣焰有多囂張。給錢的人很興奮,拿到錢的人很高興,很感激,但是站在旁邊看的人卻很不爽。這些給不出錢,拿不到錢的人憤慨的批評指責這個出錢救濟的人很高調,完全是想花錢買新聞,買名聲。同樣是做善事,人家慈濟的人就算是去幫社區窮人剪個頭髮也穿慈濟的制服,唯恐人家不知道他們是慈濟人; 任何大小活動也都要通知記者,要電視台轉播讓大家知道; 幫災民重建家園也都到處掛著慈濟的牌子,甚至取名為慈濟村,還要不時播個電視劇專門傳播慈濟的功德無量。這種為善也要到處讓人知的慈濟行為,怎麼不見台灣人家去圍攻他們呢?相同都是慈悲的心理,或許表現方式稍微有所不同,但是身為中國大陸人的陳光標卻要到處受台灣人的毀謗和圍攻,這足以證明台灣有某些人真的是很心胸狹隘!

 

當然,愛罵的台灣人也不是光罵陳光標一個人,他們也沒放過那些圍著陳光標想要領取愛心紅包的台灣甲級貧民。他們說,台灣兩千萬人的自尊都被這些跪求陳光標發紅包的窮人丟光了。這些高級的台灣人一再的想要告訴台灣自己貧困的同胞,做人要骨氣,寧可餓死也不該嗟來食,不能領中國大陸人的錢,更不要說是跪求了。對自己的同胞罵得出口的人請多想想,如果不是為了生活,誰會願意捨棄自尊去申請甲級貧民,低收入戶?誰又願意自己的小孩要當著同學的面去申請免費營養午餐?如果不是口袋裡連一千元都沒有,親戚不借,朋友不借,誰會想去求陳光標?在生活沒有溫飽之前,誰能奢侈的講究民族尊嚴?這種為了台灣莫須有的民族意識而尖酸刻薄出口罵低收入家庭丟台灣人臉的人真是沒品!

 

人要批評別人的濟貧方式很間單,出一張嘴也就夠了。講一大堆,批評一大堆人家陳光標耍高調,但是批評之餘,真正可以把錢從腰包裡頭掏出來替弱勢團體,貧苦家庭做點事情的人還 是不多。有台灣人嫌陳光標一次大手筆就可以給出七萬塊,這種闊氣不是人人都能做,也不是人人都能學的。沒錯!陳光標就是這樣大方,這讓某些光說不做的台灣 人看了更火大!如果台灣人嫌他太高調,那麼台灣的大企業家,甚至是大牌的慈善機構也可以學學他的手氣,以記名或是不記名的方式救濟台灣自己的弱勢團體。就像是台灣人自己說的,慈善捐款的美名不必套在陳光標一個人的頭上,台灣人自己有本事也可以把善事自己做,用台灣人自己覺得完美無缺的方式把慈善的正名掛回 台灣人自己身上。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