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學生最近在鬧暴動,宣稱要政府退回台灣和中國簽訂的服貿,不聽從他們的述求就要沒完沒了的鬧下去。這些學生自稱自己是有理想有抱負的愛國志士,覺得自己一定要替台灣人謀福利,堅持台獨,跟中國一定不能簽會謀害台灣未來經濟的服貿。他們自己佔領立法院,繼而還想霸佔立法院,總統要見他們願意跟他們溝通,他們學生還不屑,堅持己見,挾持政府一定要照他們的意願才罷甘休。

這些熱血沸騰的學生剛剛霸佔立法院的時候,說是要逐條審核服貿,與中國的服貿協議一定要符合台灣人民的利益。這些學生自以為他們的抗爭很合情合理,他們不但把他們學生非法攻佔立法院非民主的蠻橫行合理化,還忘記自己是以激烈非法的舉動去抗議人家立法院看似非法的立案。當政府答應這些學生的條件,願意公開重新逐條審核的時候,這些學生又說要退回服貿,不接受他們的立場就免談,以為自己搞個學運,天底下的人都得服從他們的訴求才願罷甘休。這些學生到底有什麼才能,我不太清楚,他們這些學生有底有什麼學問,我也不太知道,但是這些學生的行為霸道,態度高傲,我卻看在眼裡。這些搞學運的學生到底有誰授權給他們,讓他們有權代表民眾說話?他們憑什麼覺得自己就是正義民主的化身?他們憑什麼覺得自己是經濟專家,有資格評價服貿對台灣的未來是有損害的?難道一個拿個棍子又吵又鬧跟大家要糖吃的小孩,大人就會覺得你這小孩聰明又有遠見嗎?

如果這些學生搞得清楚服貿,再鬧服貿也就算了,但是這些學生裡面有幾個人是經濟財政專家?有幾個人學過國際政治談判?有幾個人學過國際金融貿易?根據我的猜測,這些學生裡面還有很多人從來都沒有把租房的租屋契約從頭到尾看過一遍,更別說仔細看過使用網路軟件的使用同意書了。大家只要是想要有求於人家,想要租房子,想要用免費軟件,想要買房子的時候,什麼契約書,什麼同意書,連看都不看全都簽了,因為很多時候即使我們想看這些契約書也看不懂。這些連最簡單的房屋簽約書都沒看過也沒完全看懂的學生,今天要來大辣辣的談兩國之間的服貿內容,這是不是太看重自己的能力了?

我自己也不是財經專家,所以我也沒有權力或是能力來評估服貿,但是根據某位唯恐天下不亂的財經教授所自行發表的懶人包裡面提到一條:只要簽訂服貿,中國大陸人就可以用600萬台幣讓全家到台灣定居,享受健保,台灣就會變成中國大陸人的天下。這種說話沒有常識,不需要經過考據的胡說八道竟然還是台灣的某位教授的發言。這種亂說的話真的只能騙騙沒有移民常識的學生,煽動無知的民眾,其居心真是可怕。事實上,世界上各個國家都有投資移民,投資金額只是設定的關卡,但是投資移民並不是保證這個投資人可以攜家帶眷到這個國家來定居。熟悉美國加拿大投資移民的人,一定都會知道利用投資去移民可真是很難的一件事情。第一,規定的投資金額只是最下線,而且投資期間如果失利的話,投資簽證就會無法通過。還有,投資最主要的是要聘用當地的居民,投資人要到投資國家居住還需要辦投資商務簽證,而投資人的小孩只能是未滿18歲才能依親,不是每個家人都可以辦依親簽證的。想要到台灣工作的人,不僅要有這方面的專業,還要有最低五萬的薪資證明才能辦一年簽一次的工作簽證。

台灣,一向都有最嚴格的移民限制,不僅防大陸人跑到台灣來工作,連普通跟台灣人結婚的外籍人士都被嚴格的把關謹防他們到台灣打工,那更別說是那些跟台灣人一起反共抗惡的華僑了。想想看,那些住在台灣為鄉民貢獻幾十年的傳教士也都無法在台灣拿到永久居留權了,更何況是才花600萬的中國大陸投資人?台灣政府豈是這種省油的燈?台灣政府需要跟所有的民眾公開的表明很多的服貿條約其實都是台灣政府在佔人家中國大陸人的便宜嗎?台灣政府不能一一向台灣民眾擺明條約的利益,就像是營利的公司不能跟員工一一說明自己的公司到底佔的人家多少便宜,賺了人家多少利潤的情況是一樣的。學生不懂得公司外銷的竅門,更不用說到這種國家之間所要平衡的取和給的微妙利害關係,他們連基本的基本經濟概念都還沒學過。學生不懂這些菁英才有可能徹底瞭解的理念也不能太過於責怪他們,因為他們書還沒唸完,沒有工作經驗,沒有社會閱歷,什麼事情都是一知半解。因為沒有基本概念,也沒有深入的研究,但是卻有一腔熱血,只要有人稍微煽個火,他們學生就會慷慨激昂,以為暴動就是救國。他們很有可能連服貿基本的知識都還沒有去求證就開始佔領立法院。

自己不懂,那麼請個懂的人來幫學生解決這個反服貿的意圖不是很好嗎?既然馬政府都願意再次逐條審查服貿的條約,那麼這些這麼有意見的學生為什麼不去找個自己信得過的經濟學人,或是教授來跟政府對談,把學生為什麼反服貿的原因講個透測,也順便建議一下如何可以促進台灣經濟的實際作法?難道這些學生以為自己是什麼清大的,或是什麼台大的就可以主導台灣的經濟體系了嗎?別忘了,很多清大台大讀完書出來的畢業生都未必可以找到工作,更未必可以在大公司裡當個可以管三個人的小主管了,更何況是那些還沒讀完書,或是讀了多年書都沒畢業的大學生光靠霸道的蠻力就以為自己是老大,靠著佔領立法院的黑道行為就想做龍頭擺佈人家社會的菁英了?再說,人家社會團體也都沒有授權給這些學生任何的權力要請這些學生替他們發言。幾千個學生反服貿很稀奇嗎?一個台北區幾萬票可能都還選不上立法委員呢,憑你學生鬧事有本領就可以霸稱江湖替老百姓說話了?這些學生正當的本事沒有,還真只有天真,誤以為別人給的面子就是授權,還真就隨便了起來。還說要什麼退回服貿?學生以為自己是誰啊?簽不簽服貿,退不退服貿哪是你們自己小小一幫人說了算?

台灣的學生或許現在以為他們代表真理替台灣人民謀福利。台灣簽不簽服貿關係最大的就是現在的學生,因為他們這些現在熱衷鬧事,恐懼自己未來的人正是要面對台灣經濟未來的當事人。這些學生在自閉字封的台灣經濟到底找不找得到工作是這群學生以後要面對的問題。不簽服貿,中國大陸不會死,反正還有很多其他的國家都在排隊等著簽。台灣的學生要經濟鎖國,可能很多的學生家長先會賺不到錢,因為大陸遊客不來了,東西也不能賣到中國去,進而也沒錢供小孩上學。這些國際貿易的影響,可能這些學生在學校都還沒學過,等到學了之後再來後悔可能也來不及了。再說,這些學生以為不簽服貿以後自己就能找到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了?台灣不簽服貿就可以保證這些莘莘學子的未來了?不簽服貿,台灣大學生的底薪就可以跳離22K的夢魘了?這些積極的學生除了加入民進黨成為民進黨鬧事的積極份子外,日後有那個公司願意聘用一個沒本事但是卻又事事訴求不滿天天就想抗議要求加薪的年輕人?誰會聘用一個要求加薪不成就霸力佔領公司辦公室的年輕人?

學生鬧了半天也就算了,但是學生領袖現在又說了,他支持台獨。這又很好笑了,從抗議服貿到支持台獨,這到底是什麼訴求?幹嘛披著人衣說鬼話?搞來稿去都不知道自己最鐘的訴求到底是什麼,一下子這樣,一下子那樣,就像小孩辦家家酒一樣,把國家大事當兒戲一樣耍,幼稚卻還覺得自己很聰明,很有理想。把抗議的事項無限制的上岡,要了糖果還要飲料,得了飲料還要要求買補品,沒完沒了。這些學生或許夢想他們現在的學運可以讓世人看到他們這些學生的組織能力,領導能力,進而佩服他們出眾的才智。但是,這些學生的行徑這卻讓我不得不想起以前武俠小說裡說的那些土匪山寨裡自稱為王的寨主。

現在有很多民進黨的天王都在哪裡支持學生,他們稱之為這是民主的聲音,他們之所以贊同學生安的是什麼心只有黃鼠狼自己知道,他們或許更希望把整個單純反黑箱服貿的學運抗爭擴大為在野黨和執政黨的政治鬥爭。即使有普通民眾跳出來一起反服貿,但是還有更多有理性的民眾都不願意直接跟這些學生有什麼瓜葛。沒出聲的群眾,不去抗議的人民不表示他們支持學生的理念。不跟學生同步發聲,很多時候那是因為不屑。家裡有小孩的家長都知道,當小孩無理取鬧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們自己去鬧個痛快,直到自己喊累為止。你有看過那個有理智的家長會跟無理取鬧的小孩一起起哄的?

當世界經濟不景氣,很多國家都已經破產的時候,台灣學生想要繼續鬧事我一點都不反對,因為台灣這樣鬧下去只有唱衰自己的國家,增長大陸人笑著看台灣人哭的機會。前一陣子南韓總統為了想要跟中國求得更大商機而努力用中文在中國發表演說,中國總理現在拜訪歐洲企圖為中國尋求更大更強的經濟政治伙伴,而就在各國的總統都在忙著替自己國家謀求經濟出路的時候,我們台灣的總統卻不得不把所有的精神用來應付一群沒專業知識沒民主素養的鬧事學生。台灣的立法院不能運作,警察不能回到工作岡位,學生不能繼續上課學點真本事,政府全盤癱瘓把應該拼經濟的時間和精神來應付學生的欲求,把要建設經濟的力氣用來跟學生精神對話,再把台灣納稅人的錢用來修補學生大肆破壞的公物。這群長期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對於台灣的經濟成長有沒有幫助,沒人知道,但是他們這些口口聲聲稱自己是台灣正義的年輕人卻成為全世界民主國家中學生非法佔領民意機關的第一樁案例,比人家專制國家的領導人更專制,這種行為讓全世界的人都在質疑台灣人民到底有沒有民主素養。

學生想要反服貿,想要台獨都可以,學生可以繼續鬧事也可以自以為王事事反對。學生不想開放美容業可以自己去應徵洗頭妹的工作,不想讓中國大陸人來台灣賣羊肉串,你也可以自己去擺攤賣豬肉串,學生也可以勤奮一點把菲傭的工作搶回來自己當台傭,也可以把在中國謀生的台灣人架回來當台勞搞台灣經濟獨立,更可以把台灣台獨孤立搞到像個鬼島。當台灣只剩下一個空殼沒有經濟能力的時候,這些鬧事的學生或許就會覺得很有成就,他們終於戰勝了。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