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長一段時間我根本不想看台灣的新聞,因為我家有小孩,我不想讓我的小孩看到這些政客極致幼稚無禮的行為,更不想讓我的小孩被這些政客影響而日後成為像他們這樣的成年人。但台灣現在的各種政治紛爭每天都沒完沒了的發生,讓我們這些做父母的不但感到憂心,還覺得煩不勝煩。

台灣在不久前才有血氣方剛非常自大,自以為自己代表人民的學生佔領立法院,以暴力去攻行政院,現在又有一個政客正在教會裡面大肆宣傳的搞禁食,為了就是要以他稍有名氣的身份以禁食可能導致死亡的理由迫使台灣政府廢止核四,以達到他個人反核的目的。這位政客還揚言說他如果因禁食死了就是被政府害死的,政府啟用核四就是加害人。

以前我只聽說有些女人為了挽回負心郎只能耍耍一哭二鬧三上吊三個爛招,現在民進黨黔驢技窮,利用完了學生沒了新招,只好把女人在男人面前耍小心眼的把戲發揚光大。只是這位政客比女人更會耍心機,他知道要禁食也要先通知媒體,要先登報開好條件:不是你讓他去死,就是政府要完全聽他的,兩條路隨你選。

我不知道反核四到底是個多偉大的議題,但是光是反核四不反核能,這就非常矯情。更何況一個人以公開禁食來挾持政府的施政方針,這是這位政客自我意識太強烈,過度膨脹自己的重要性。再說,這位老先生想要在教會裡禁食就像是想要跳樓自殺的年輕人一樣,旁人只能勸你別輕生,但是大家不會笨到跟著你一起跳。

這種以死強逼政府的政客行為到底會給我們的小孩什麼樣的影響?只要小孩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他就有樣學樣的去搞禁食,直到父母滿足他的需求才得罷休?男女生交往,如果有一方要離開,被拋棄的人也要這樣沒理智的去鬧自殺,企圖得到對方的同情?不去積極的尋求問題的解決辦法,而是用矯揉做作慢性自殺的方式去挾持對方,這種行為是小人懦弱耍詐的行徑。如果妳的小孩也學到這種方式來挾持我們父母或是他們的師長,妳難道不會生氣嗎?

政客的以死相逼無理取鬧的行徑,應該讓他自己承受行為的後果,大家根本不必瞎起哄藉此引起社會更大的爭端。他自己想要去死,干我們大家什麼事?如果因為他想禁食去死,大家就必須照著他的話去做,這不是盲目的寵壞了他,讓他更以為自己以死相逼的行為果然是有用的,讓大家以後都可以依樣畫葫蘆,認為用死去抗議一定會成功。台灣要蓋個風力發電,大家去絕食抗議;台灣要蓋火力發電,也有人要跳樓抗議;阿拉伯國家要漲油價,台灣人更應該去用死堅決抗議。以後沒有核能電費要大幅上漲,一定還會更多的人想用死來逼政府不能漲電價。台灣的政治是這種玩法嗎?台灣人以後的前途都靠這些裝模作樣動不動就要裝死的人來決定嗎?

台灣人反核就喜歡把德國廢止核能發電的事情拿來作為台灣反核能的範例,說什麼德國人可以為什麼台灣人不行。會把德國停止核能的台灣人為什麼不說說德國從廢只核能之後電價到底漲了多少?當德國的風力發電沒風可運轉,陰天沒太陽能缺電的時候,德國怎麼辦?缺電的德國要跟有核能發電的法國買電,台灣沒電的時候要跟中國還是菲律賓買電?更何況台灣人反風力發電,反火力發電,反垃圾燃燒發電的人也有一大堆等著去抗議,想蓋都蓋不成。況且,德國很多人民對於高漲的電價抱怨連連,覺得高電價讓生活負擔更重,但這是反核的代價,每個德國人都必須承擔的反核高電價,怨天尤人不得。台灣人要學德國人反核當然可以,只是台灣人自己已經準備好漲電價,漲油價,漲物價的準備了嗎?在台灣,到底是反核的人多,還是反高電價的人多?別又說那一兩萬人「代表全民」抗議,有說台灣人全都贊成他們反核能的訴求。他們反核的人如果真心想為台灣人造福,那麼我也真心希望這些高喊口號抗核能的抗議人簽名背書,廢核之後台灣人要漲的電價全由他們買單,全從他們的黨產裡挖出來補貼。

台灣的核能發電目前為止到底危害了台灣哪裡,沒人可以證明。台灣核四尚為建成,杞人憂天趁機造反的人卻有一大堆唯恐天下不亂。他們這些大喊口號的人把核四當成是一個造成台灣會滅亡的理由,搞各種塞賭交通霸佔公路的手段,搞絕食裝清高,讓我們台灣普通平民老百姓想安靜平穩的生活都成為是奢求。更要命的是,他們這些為了奪取政權不擇手段的政客已經徹底的摧毀了我們下一代年輕人的社會道德和行為準則,讓社會每一天都在亂象中度過,比核能發電危險不知道有幾千倍。台灣有這樣的不民主的反對黨,有這樣夜郎自大的學生把台灣社會搞得動盪不安,他們比核四更危險,卻還有臉反核四。無理取鬧的抗議已經成為他們群體的生活嗜好,攻完行政院鬧核四,核四鬧完鐵定又會抗議電費漲價。每天都是抗議的開始,這就是台灣人走向二十一世紀的新生活型態。

台灣人反核最終也會像是學運一樣是個假議題,抗議的人不在乎問題要怎麼解決,更不在乎如何去創造台彎人更美好的未來,現在只要是抗議到可以讓馬政府下台,順利讓民進黨執政自己關起台彎的門偷偷摸摸暗爽的喊「台獨」就可以了。這些抗議的政客要反核四,反核能都無所謂,反正這個核四在過去民進黨反反覆覆想停建又重建下也不知花了多少台灣人民的稅金錢了,以後再多花一點也是民進黨眼裡的小零頭。

為了不讓那個要絕食的老先生能夠重新進食,也為了體恤抗核四的人心,馬政府提議讓已經快要完工的核四建完,安檢後是否要啟用再公投決定。這樣理性顧及大全的建議被民進黨的人堅決否決,這些人堅持一定要照他們現在的意見核四完全停工,沒有商量的餘地,更不考慮他們民進黨當初停建核四又重建浪費了多少違約金和重建費用。民進黨自稱是民主進步黨,但是他們非常習慣以他們少數黨強行威脅執政黨,不照他們的意見來執政,他們就給你鬧到底,要死的去找死,要踢門的去踢門,要佔領的去佔領,看誰比較厲害。

在暴力的民眾習慣以非法抗議擾民,以強橫的手段來要脅多數人的時候,我們台灣人民或許應該給民進黨有執政表現的機會,讓民進黨自己親手把核能發電給全廢掉,把核一到核四全都停工,不但停擺服貿,中國的貿易也全停,再把台灣最低薪資22k加到33k,最後再把公投門檻放低讓人民隨時可以公投反對政府的各項措施。只是民進黨自己有能力做到嗎?恐怕也是反對容易做起來難吧!

日本的福島核能災難來自無可避免的天災,而台灣的核能災禍不是來自核安而是出於一群愛惹是生非的人禍。台灣人鬧禁食,佔領馬路,癱瘓交通都不是真正為了反核,因為台灣的核能永遠都比政客安全得多。如果大家要假戲真作,真要反核,那麼大家就肚皮勒緊一點,關冰箱關冷氣,多存一點錢繳電費吧。而台灣的未來,就讓那一些很會上街抗議但是沒遠見,永遠都被選民唾棄的少數黨政客來操弄吧!

 

 

 附記:那位老先生現在以健康的身體宣稱他的絕食正式結束。

這件事情再次證明這些絕食不成功的,切腹沒切成的,堵人堵車的鬧事群體全都是把台灣人民當猴子耍的鬧劇演員。

  

 

全站熱搜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