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在今年初的時候大選,那個配合民粹,大聲說要在歐洲共和體為希臘人民出氣,口口聲聲說要恢復以前希臘諸多的福利政策,不再節省政府各項開支,要讓希臘人民免於負債之苦的左派政黨以高票當選為希臘的新執政黨。即使希臘先前在前總理薩馬拉斯的帶領之下,希臘的經濟已經慢慢復甦,但是希臘人民都說他們厭倦了過著經濟改革的苦日子,期望希臘能夠回復到以前那種愛花多少就花多少,不用憂愁錢從哪裡來的好日子,所以他們大多人都非常情緒化的用選票選了他們心目中最能為希臘帶來希望的年輕總理齊普拉斯,因為齊普拉斯選前的政見實在是難以抗拒的美好。 

 

希臘新總理憑藉著高票的當選,他一上任就很威風的宣布希臘的新經濟政策。第一,他的政黨不想再付希臘的國債,最好就是整個賴掉不還(如果真賴不掉,最起碼也要暫停付款),離開歐元區。第二,他很痛快的跟希臘人民保證以前因為經濟緊縮被辭掉的公務員通通都可以復職,而且還要恢復各項優厚的福利措施,希臘政府從此以後要痛痛快快的為人民花錢而不用考慮錢的來源。第三,他要歐洲經濟第一強國德國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侵略希臘付出補償,而補償的金額應該是希臘目前虧欠德國的國債金額。

 

 希臘新總理上任之後所做的每件事情不但讓歐洲共和體的諸多領袖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連很多的德國平民老百姓都覺得希臘的新總理荒唐之至,覺得希臘人根本不值得其他歐洲人的同情。先說希臘要恢復從前揮霍的福利政策的這件事來說好了,希臘政客選前亂給選民承諾,嘴巴亂吹牛很痛快,但是真正要做的時候才發現牛皮吹太大,突然瞭解自己的政府連發現任公務員的薪水都沒有來路,那就更別說是要恢復其他各項優厚的福利制度了。希臘新政府即使沒錢也照樣耍任性,一心想要替希臘人民憑空建造空中閣樓,好像小孩在辦家家酒一樣,忙著開著各種空頭支票。新政府上任之後不是忙著解決希臘自己內部掏空的各種問題,但是他們卻先在國際間顯擺他們希臘大民族主義的優越,希望藉著拉攏蘇維埃來威脅歐盟國家,以此提升自己的身價和地位。另一方面齊普拉斯新政府忘記自己希臘欠人一屁股債卻大搖大擺的在其他歐洲共和體的國家大擺高姿態,高調的擺明希臘從此不會看債權國的臉色過日子,他們希臘以後要怎麼高興花錢都是他們希臘自家的事,別人管不著,也不用告訴希臘要怎麼開源節流。希臘這個新政府一上任好像就要提醒世人他們希臘人可是希臘神話的創始人,希臘人幾千年前創造神話的本事到了二十一世紀還是世界一流,無人能比。

 

希臘人民選出來的這個才40歲的新總理,沒經驗也就罷了,但是他還非常自以為是。他的主張不但是憑空想像,他還誤以為希臘仍是歐洲強國,天真的以為歐洲諸國都不敢不支援希臘,以為希臘只要一張口歐洲共和體的大筆支援金就會來,誤判希臘跟歐盟擺出狂妄的態度應該會受到重視。可惜,就因為希臘的新總理是如此的白目,以為用無賴的方式可以獲得歐援,又可以同時討好希臘選民,以為這樣可以一箭雙雕,哪知歐洲國家已經厭倦了希臘這種老套,而且希臘這種目中無人一相情願的態度也讓歐洲其他國家都對希臘很反感。希臘缺錢不但不願意自己省著花,希臘還大辣辣的要跟歐洲其他國家借錢來揮霍作大爺,這就像是希臘去跟省吃儉用的鄰居借錢來讓自己過得舒服,而且還是那種有借不想還的爛態度,任誰看都會不高興,誰都不樂意做支助希臘的傻瓜。結果,希臘新政府的囂張和無賴沒維持多久就立即引起歐元國家的諸多不滿,而歐洲共和體也擺明不願意無條件的援助希臘。如果希臘新政府堅持要走他們自己的鋪張路線,歐洲共和體已經準備好讓希臘脫離歐元區,以後希臘可以自生自滅。這是希臘新政府上任之後立刻就踢到的大鐵板。

 

五年前,當希臘瀕臨破產的時候,歐洲共和體給希臘非常多的後援,希望希臘能夠從錯誤中改革慢慢解決自己的問題。就在希臘的經濟已經慢慢恢復的緊要關鍵,希臘的人民不但沒有遠見,也撐不住由奢入簡難的痛苦,因此短視近利的選出了一個光靠嘴巴慫恿民眾的新總理,相信這個新總理可以用嘴巴治國。希臘新政府以民粹為基礎,以為有大多數人民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這個新政府不想檢討希臘的經濟到底為什麼會破產,也不想檢討希臘的公務員到底貪污腐爛到什麼地步,更不想拿那些賴著不繳稅的無賴國民開刀,沒有稅收,沒有經濟來源,但是他們可以不惜透支,不惜再借更多的國債,更不用考慮希臘未來的經濟該怎麼收場,他們只一心想要先討好選民,先享受再說,現在欠下的債務讓別人以後去想辦法解決。希臘新政府一上任就這樣一廂情願的搖旗吶喊說希臘人不願再過苦日子,不顧三七二十一的以高姿態向跟歐洲共和體擺爛,結果事出意外,沒人買他們的帳。歐洲共和體這次在有條件的情況之下,歐盟只給希臘延長四個月的支援,讓希臘人到今年六月都還有機會好好想想怎麼整頓自己的經濟危機,如果希臘新政府堅持要走他們的揮霍奢華的路線,希臘政府就必須承擔自己破產的風險。

 

希臘新政府上任之後的這短短這段時間不但沒有幫助希臘重新站穩腳步,也沒讓希臘的人民過得更好,反倒因為新政府的耍賴讓希臘的經濟孤立,讓原本就經不起打擊的希臘經濟雪上加霜,更加不穩定。新政府的新政策不但對外惹火了原本支援希臘的歐洲國家,對內也引起了希臘人自己的恐慌。很多希臘人擔心希臘如果退出歐元區,他們存在希臘銀行裡的錢就會大幅度貶值,所以他們希臘人紛紛都從銀行裡把存款提領出來,還有些希臘人乾脆把錢轉存到外國銀行以確保自己的錢能夠保值,還有些希臘人乾脆離開希臘另尋出路。希臘人選出新政府以為新政府會有一番作為,哪知,希臘卻因此步入更深的危機幾乎難以自保。

 

現代的民主國家,總理是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但是高人氣的政客不代表高能力,而且很多時候是怎麼樣的選民選出怎麼樣的總理,後悔都沒用。希臘的新總理是希臘人民高票選出來的,這表示希臘大多數的選民都贊同新總理齊普拉斯選前的政見,以為這些政客會給希臘帶來美好的未來。希臘的選民大概太天真,他們都忘記討好選民的政見都只是政客用來煽動情緒化卻沒有常識的選民的謊言,根本就不能當真。就像是,希臘的新政府主張要跟德國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補償金這件事。普通的希臘人聽到可以用這樣的方法就可以讓希臘政府憑空賺到50億歐元,就興奮的不得了,覺得這樣的政黨才是真正愛希臘的愛國志士。而那些有腦子的希臘人一聽到這個政見就會嗤之以鼻覺得這個點子荒唐之至,是痴人說夢話。實際上,德國以前就已經付清賠償金,希臘已經簽了切結書,了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賠償問題。事實擺在眼前的事情,希臘政客卻還可以大做文章,鼓動選民的情緒,這不是擺明是選舉的欺騙嗎?認真治國,真心想要讓希臘擺脫困境的政黨沒人支持,而狡猾的政客卻用不切實際的政見騙取選票當選,其荒謬的政策卻誤了國家的前途,這種悲劇不怪選民自己不長眼睛,難道還能怪政客騙太多嗎?

 

反觀台灣現在的政治也好像是跟希臘一樣,沒兩樣。在現在的台灣,民意駕凌一切,從政府的經濟政策到法官的判決全都要照著民粹來走,不能符合人民期望的政治人物全都要下台。例如說,台灣的電費要不要漲不能依照國際的油價來調整,不管油價漲到如何高的地步,台灣人民說不能漲就不能漲。台灣要不要核四發電的問題,台灣的政府不能從經濟和能源的前提下有所考量,但是卻由著一個在野黨幾天戲劇性的絕食抗議就讓關係著台灣整體人民的利益的核四就此畫下句點停工。台灣要不要跟中國簽服貿,台灣不需要從經濟層面上來考量但是台灣必須考慮國人的感受問題,台灣少數的民意堅持不能有服貿,服貿就要立刻停擺。台灣的政治已經走到人民可以隨意主宰行政機關的地步,政府不管做什麼事都不可以惹人民不開心。台灣人跟希臘人民一樣,都以為自己國家的事情自己人民說了算,堅持用選票去選一個能讓自己眼前最開心的政客就行了,至於這個政客能把台灣帶到什麼要的未來,台灣選民並不在意。而台灣的政客在選舉的時候盡情的開空頭支票也不要緊,拉到選票最重要,一切照著民意走絕沒錯,不管這些民意是否愚蠢得一塌糊塗,眼前的利益最重要。現在的台灣不就像是希臘的翻版嗎?

 

希臘的經濟很蕭條,但是希臘人沒有習慣去反省自己瀕臨破產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相反的,希臘人卻用更激烈的行動想要維持坐吃山空的幸福,一點也不想為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做出一點的犧牲和忍讓。希臘政府沒錢,但希臘人民可以拒絕納稅,希臘人也照著民意開法院,人民可以包闢貪污的官吏,人民有權要求更多的福利,人民有權調高最低工資,人民的權力駕凌一切。希臘這樣的民意治國讓希臘走到今天這樣一個民不聊生的地步,有這樣的結果這要怪誰?

 

台灣人現在跟希臘差不多,民意至上,民意治國,只是台灣人民是不是比希臘人更聰明,這就不太清楚了。

 

 

 

 

 

 

 

其他希臘景點  http://yoyovilla.pixnet.net/blog/category/1491154

 

 

全站熱搜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