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馬航飛機失聯的時候,我們正在土耳其度假. 我在旅館裡不經意中看到英文新聞台CNN播了這個新聞。當時,我以為馬航的飛機只是剛剛失聯而已,馬來西亞政府鐵定會很快找到飛機。結果,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在網路通訊微弱的土耳其旅管裡,每天都著急的想要知道馬航的消息,飛機沒找到,但是每天卻有馬來西亞政府釋放出來的新線索。到現在馬航飛機不知道在哪裡,而馬來西亞政府也好像每天都在撲朔迷離當中找飛機,即使每天好像都有新線索,但是每天都像是剛剛開始搜索時一樣找不到頭緒。

馬航剛剛失聯的時候,馬來西亞和中國政府都說飛機鐵定是墜機了,他們花了很多的時間在海上到處亂找。一開始,馬來西亞,越南還有中國的官方都大力在馬來西亞和越南之間的海域搜索,結果沒找到。馬來西亞政府之後又說,飛機好像掉頭往馬來西亞飛了,大家又跟著在安達曼海域到處找,還是沒找到。馬來西亞政府又抱怨週遭的國家因為想隱瞞國防雷達實力,這些國家都不肯出示雷達搜索到飛機跡象的報導,所以馬航根本無法知道飛機到底掉在哪個海裡,一下子說是南海。一下子又說有可能在印度洋,現在又說也有可能在巴基斯坦,也有可能在中國本土,更有可能在澳洲海域。馬來西亞官方每天不同的猜測真是讓大家都傻眼了。

越南海軍第一個撤退,他們說除非馬來西亞政府提供詳細的搜尋資料,否則越南不再配合馬來西亞的搜索。中國大陸不能不繼續配合,因為飛機上大多的乘客都是中國公民,可惜飛機不掉在中國的海上領域,中國也不能開著飛機開著船到人家海域裡亂找,更不能主導人家馬來人該怎麼找飛機。印度說他們因為想省電,所以那天他們把雷達給關了,完全沒有雷達收詢的功能,所以不會有飛機的訊息。馬來西亞沙巴的雷達有開,但是沒有偵測到飛機飛過的訊號。十二個國家出動海軍出海去找,但是都沒找到飛機。馬來西亞說他們絕對不會放棄,但是就是找不到, 其實馬來人不知道是辦事沒效率還是在搞神秘, 因為他們自己反反覆覆老是說不清楚很多事實。 馬來西亞政府甚至連飛機到最後一次發出訊號的時間都改了好幾次口,第一次說是半夜一點,再說是半夜兩點,現在又說是早上八點。 這樣的辦事態度真會讓人誤以為馬來政府是落後國家。

專家說如果這飛機沉到海裡,尤其是海洋很深的印度洋的話會更難找。 有媒體說馬來西亞海軍也有潛水艇,這個潛水艇至今尚未派上用場去找飛機,不知道他們這潛水艇到底能不能用,或者這是他們的軍事機密不能隨便曝光。 不管如何,馬來西亞從這個飛機失聯事件剛好展現了馬來西亞人處理危機事件的智慧,整體來說,他們的表現不佳令人失望。 處理一個飛機事件, 大家就可以看到馬來西亞內政的混亂, 馬來西亞的交通局,軍方,和馬航都相互否定所發出的訊息。 交通局否定軍方發布的消息,馬航又否定交通局,最後再由馬來西亞的總理出面來否定馬航發佈的消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到底是誰的消息最正確? 馬來西亞政府到底在隱瞞什麼最大的內情?

我們要從土耳其回來的時候,馬航的飛機還沒被找到。 馬來西亞政府說飛機可能被劫機了,而飛機師最有可能的劫機人,因為他們認為飛機上的通訊系統是被人為的關掉,以至於飛機整個從雷達上消失訊號,無法被人找到。能夠把飛機上的整個通訊系統關掉的人只有熟悉整個飛機系統的飛機師,所以這個資深五十三歲的飛機師嫌疑最大。

馬來西亞政府目前透露的這些訊息是真是假沒人可以確認,因為從過去的整整一個星期馬來西亞發表的資訊都不是太精確,聽聽就好,不用太信以為真。 馬來西亞官方或許對於失聯的飛機有新的線索很興奮,但是這麼多國家合力找一個大飛機,找了幾天到現在都沒一絲著落的事實對於要即刻要坐飛機的我卻是有很大的影響。我以前常坐飛機,在飛機上一次要坐個十幾個小時沒害怕過,坐一趟路要轉幾趟飛機也不怕,即使知道以前有過韓航飛機被蘇聯軍方打下來的事實,我也沒怎麼擔心過。 但是,現在這個馬航飛機突然不見的事件卻讓我非常害怕。一個好好的飛機,怎麼飛著飛著就不見了,整整七天也見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這種事情叫我們乘客如何放心的去坐飛機呢? 

我有一個朋友因為向來害怕飛機會出事,所以他一向不跟他的家人一起搭飛機。不管要去哪裡,家裡都要分兩批來坐飛機,夫妻分批帶小孩出門以防一次飛機出事家裡的人全死光。 聽說這個概念是跟英國皇家貴族學的,因為英國皇家也是這樣坐飛機的,國王跟皇子都不能同坐一輛飛機出門以預防出事。我跟我家老爺提過這種事情,我家老爺卻有不同的想法,他倒覺得如果飛機真要出事,全家在一起反而好,這樣不幸留在世上的人才不會痛苦萬分,才不會發生小孩突然之間變成孤兒的慘劇。 我有一個朋友她每次單獨坐飛機,即使機票會比較貴,但是她都堅持要用信用卡買機票,因為用信用卡買機票的話就會有補償保險,萬一她出事她的老公就會是保險的受益人。她說反正如果注定會出事的話,那麼她一定要把出事的補償金來好好補償她的老公。這種賢慧的老婆真是世上難找,連這種事情都預先想清楚了。

即使心中有無限的害怕,但害怕歸害怕,家還是要回不能永遠待在土耳其,只能硬著頭皮去坐飛機,我樂觀的安慰我自己,我最起碼不是坐馬航的飛機回家,而且現在政治局勢很亂的克里米亞離土耳其也很遠,就算蘇聯人或是克里西亞人要劫機也應該不會找個無辜的土耳其飛機報復。我可是把能想的樂觀條件都想過一遍了。在登機經過飛行室的時候,我真想問問飛機師,問他是否確實的把飛機上的通訊系統開著,確認土耳其境內的雷達是否也都正常運作,好像自己不這麼多此一舉的問一下就不能放心似的。飛機上的飛行室一往如常的緊緊的鎖著,謹防乘客進入,我們乘客怕飛機師出事,人家飛機師也怕我們這些乘客劫機啊。

飛機師一定知道我們這些無知乘客在這種節骨眼的憂慮,我們上飛機不久,飛機師就破例的跟我們乘客大量說明飛機飛行的路徑和飛行的高度。即使我們這些乘客一點都聽不懂這些航空術語,但不知怎麼的,聽得越不懂卻有覺得越安心,覺得自己可以把自身安全交給這個飛機師處理。

整個飛行過程都相安無事,但是飛機要降落的時候因為有大量的雲層,飛機上上下下抖動得很厲害,我心裡那個不須有的擔心又來了,我想我好不容易才要到家,千萬不要在這節骨眼又出了什麼差錯。我的這個想法或許大多的乘客也在心裡擔心著,當飛機好不容易著陸的時候,所有的乘客竟然不約而同的給飛機師熱烈的掌聲,由衷的謝謝他安全的把我們帶回陸地。

原來,大家都有感激的心。謝謝飛機師,把我們安全帶回家。

 

 

 

 

創作者介紹

閒閒 桂夫人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