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去逛電器行,大型的銀幕上播放著一段看起來非常有趣的印度風光。逼真立體的影像帶著我的視線遊覽了印度恆河河畔多采多姿的景色。在這恆河邊有著一大群穿著鮮豔的印度女人,在街上悠閒自在的牛群,還有髒亂到無法形容的街道,逼真鏡頭裡的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印度,十足的異國風情。就在我站在那大電視機前神遊印度風采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注意到銀幕中的鏡頭慢慢焦聚在河邊燃燒的物體,而那正在燃燒的木材堆裡好像躺的是一個人。接著,清晰的鏡頭更加焦聚在那在在冒煙的木材中垂露出來的是一隻人的腳。看到這個鏡頭,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在這河邊一大堆冒著煙燒的全都是屍體。天哪,原來這河邊一大片燒的全都是死人,而這恆河河畔竟然就是印度人大型的露天火葬場。一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有點噁心,不敢再繼續看下去。

經歷過那一次無意之間承受的視覺印象之後,我對於印度恆河充滿了恐懼,即使心存好奇也止於害怕,不敢對印度的旅遊有任何期望。這次,有朋友想要去埃及,要我幫忙找了一下資料,結果看到有人直言說埃及即使再髒再亂也比不上印度。基於好奇,我查了一下印度的旅遊,結果,我一下子就找到了這個印度最有名的恆河城市「瓦拉那西」 Varanasi, 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就是我在德國電器行無意間看到的那個大型露天火葬場。

yoyovil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